武漢新聞網—湖北武漢綜合門戶網站

武漢新聞網—湖北武漢綜合門戶網站

武漢新聞網是湖北知名的新聞資訊網站,每天為武漢廣大網民提供熱點資訊,都市新聞,社會民生,財經頻道,娛樂八卦,文化體育,汽車專欄,天下奇聞等,是武漢網民獲取最新資訊的重要綜合新聞門戶網站

菜單導航
武漢新聞網 > 精選 > 正文

中國新聞獎評析:《兩岸夫妻“過年回誰家”?》

作者: 武漢新聞網 更新時間: 2021年01月21日 20:22:56 游覽量: 192

簡述:

第29屆中國新聞獎二等獎: 《兩岸夫妻“過年回誰家”?》點評賞析 來源:南方傳媒書院 作者:陳宇麗 陳安慶 編者

中國新聞獎評析:《兩岸夫妻“過年回誰家”?》


第29屆中國新聞獎二等獎:
《兩岸夫妻“過年回誰家”?》點評賞析
來源:南方傳媒書院
作者:陳宇麗 陳安慶
編者按:
今天,南方傳媒書院創始人陳安慶與長沙理工大學文學與新聞系新聞1702班陳宇麗同學,來為大家點評解析刊播于2018年2月21日中國新聞社的通訊作品《兩岸夫妻“過年回誰家”?》。此篇通訊作品的作者是李佳赟,該作品獲得了第二十九屆中國新聞獎通訊類作品二等獎。
▼向下滑動查看圖片

中國新聞獎評析:《兩岸夫妻“過年回誰家”?》


《兩岸夫妻“過年回誰家”?》作品,記者在采寫“新春走基層”活動稿件時,深入細致地探訪了三位臺商的“海峽情緣”,將角度對準“兩岸夫妻”群體,以生于上世紀七十、八十、九十年代的“臺灣女婿”為“年代樣本”,以小見大,通過描述“過年”這一生活性極強的細節展現“兩岸跨海婚戀”的發展與融合,生動地向海內外華僑華人展現了兩岸交流的“常態化”以及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強勁的時代脈動,使稿件既具有新春溫度,更具網絡熱度、時代深度。
稿件播發后經中國新聞網刊載,推至首頁顯要位置重點推廣,并獲得國內多家媒體轉載。該稿還被發至中新網移動客戶端及微博平臺上,獲得網友互動點贊,形成融媒體立體式傳播,在海外平臺上,該稿更是被多家境外媒體采用。該篇稿件的角度新穎,能夠善于從平凡的生活中挖掘新鮮的選題,講述故事,并通過生動的細節和場景描寫展現出來,值得新聞學子借鑒與學習。
原稿+精評
標題:兩岸夫妻“過年回誰家”?
(李佳赟 中國新聞網 2018年2月21日)
【評析】有吸引力的標題才是好標題。作者從正文準確提煉出這一句疑問式標題,巧設懸念,聚焦“兩岸夫妻”“過年回誰家?”這樣一個問題,既具有人情味又有一定的沖突性,容易產生共鳴,擴大共同的話題,拉近與讀者的距離,同時激讀者的好奇心,引導其閱讀。
中新社寧波2月21日電 貼財神畫兒、掛燈籠、寫對聯……春節期間,臺商褚富宥與大陸妻子精心布置了在浙江寧波的新家,他們正在“愛巢”迎來第一個農歷春節。
【評析】場景式描寫,有力地襯托下文,為全文做好鋪墊。“貼財神畫兒、掛燈籠、寫對聯”是農歷春節的傳統習俗,烘托了春節氣氛。作者以臺商褚富宥的例子引入,使文章更具有故事性和畫面感,同時暗示了兩岸夫妻“留守”在大陸過年,推動情節發展。
自兩岸恢復民間交往以來,年輕的足跡紛紛跨越淺淺的海峽,成就了一段段“海峽情緣”。但和大陸夫妻一樣,“回誰家過年”也是兩岸夫妻在春節期間的終極辯題。近年來,年味十足的新春氛圍,紅紅火火的大陸事業……讓愈來愈多的兩岸夫妻,選擇“留守”大陸過年。
【評析】背景介紹補充新聞事實。2017年是兩岸打破隔絕狀態、恢復民間交流30年。該段落直截了當地揭示了“兩岸夫妻”選擇“留守”大陸過年這一關鍵信息,回應了標題,補充了事實細節。該背景的介紹提高了該篇報道的新聞價值,將兩岸夫妻與兩岸關系聯系起來,也為下文的故事情節開展埋下伏筆。
今年是褚富宥結婚的第四個年頭,他笑言“陸配魅力大”,為了方便妻子和父母團聚,今年夫妻倆“達成共識”,決定留在大陸過年。“以前幾乎每次跨年守歲都在臺灣,但我們平時都在大陸發展,妻子在臺灣也沒太多朋友,因此今年選擇‘留守’。”
【評析】直接引語,讓報道更加真實可信。該段落介紹了臺商褚富宥今年選擇留在大陸過年的決定。使用直接引語是新聞真實性的一種有力佐證,“以往都在臺灣”到“今年留在大陸”的轉變通過褚富宥的口吻說出,更具有真實性和可讀性,口語化的表達更具有人情味。
兩岸相近的年俗、呼朋喚友的年夜飯、強烈的融入感……褚富宥覺得,在大陸過年“和在臺灣沒什么兩樣”。“我妻子是湖南人,本來還很擔心,因為聽不懂湖南話而無法融入家族聚會,但‘大家族’的聚會年味更濃,溫情滿滿。”
【評析】層層遞進,進一步介紹了“臺灣女婿”在大陸過年的感受和心情。直接引語的運用可以直接讓受眾去感受褚富宥的真情實感,對讀者來說具有較強的感染力和說服力,在大陸過年的“年味濃”和“溫情滿”也從側面印證了兩岸關系的和諧發展。
他告訴記者:“在大陸過年時,年夜飯足足有三、四桌,非常熱鬧;而且過年期間,每天都要去各家拜年,早、中、晚飯都會在不同的親戚家吃,年味‘超’足!”
【評析】“每天”、“三、四桌”和“早、中、晚飯”等詞語的運用表現出了大陸過年的熱鬧氣氛,體現了臺商褚富宥積極融入大陸過年的風俗。“年味超足”是褚富宥最直觀的感受,借他人的眼睛和嘴巴,將對方耳聞目睹、震撼內心的最強烈印象親口講述出來,增強了故事的可感、真實和可信度。
而除了“暖心”照顧妻子需求,大陸事業的如日中天,也讓很多臺商選擇在大陸度過春節。
【評析】承上啟下,整體貫通。在文章中,過渡往往是個容易讓人忽視的環節,但過渡在文章中的作用不容小覷,從“暖心照顧妻子需求”到“大陸事業如日中天”,在關鍵節點順暢自然地轉換話題,使文章氣韻流暢。
“今年過年我們不回臺灣,也沒去太太的娘家廣東。”在寧波開餐廳的臺商丁志成告訴記者,因為事業發展順利,今年便留在大陸過年。“年夜飯我們和員工一起吃,大家聚在一起,熱熱鬧鬧,很有年味。而且過年期間,留守大陸的臺商朋友也非常多,可以互相‘串門’拜年。”
【評析】該段落介紹了臺商丁志成因為事業順利選擇在大陸過年,從另一角度闡述臺商“留守”大陸過年的原因,以平凡的視角呈現臺商在內陸的良好發展,豐富了文章的內容,第一人稱的敘事視角也讓文章更加客觀真實,使受眾自然而然產生親近感,對新聞事實報道形成認同感。
誠然,從“慣例”回臺灣過年到選擇陪妻子在“娘家”過年,不僅是“回誰家過年”這道“究極”選擇題的答案變遷,也折射出“兩岸跨海婚戀”的發展與融合。
【評析】一個家庭的變遷,反映一個時代、一個國家的變遷。從“兩岸夫妻回誰家過年”的故事折射“兩岸跨海婚戀”的發展融合,進一步深化了文章的主題,提升了文章的深度,采用議論的手法進行講述也有利于幫助讀者理解主題。
臺商施建全成為“紹興女婿”已有20年,在這期間,他親眼目睹上述變化。他感嘆:“在早期,兩岸婚姻多以陸配單方面流入臺灣生活、定居為主。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兩岸家庭留在大陸過年,甚至把在臺灣的父母接來,一家人聚在大陸過團圓年。”
【評析】成為20年“紹興女婿”的施建全講述了“兩岸夫妻過年回家”的變化,“留守”逐漸成為了大陸臺商過年的新方式。通過施建全口吻對“兩岸夫妻回誰家過年”做了總結,包含著大量的信息,讓報道產生節奏感,方便讀者閱讀。
在施建全看來,這些變化都源于這兩年大陸的迅猛發展。“近年來,大陸無論是衣食住行還是互聯網發展,都比在臺灣生活還方便。很多人已經習慣了大陸的生活節奏,在大陸過年便成了越來越多‘兩岸夫妻’的選擇。”
【評析】由淺入深,講述變化原因。該段落采用重寫法對文章的主要信息進行強化,大陸的迅猛發展推動了兩岸的密切來往。記者注重挖掘與選擇事實中新聞價值高的情節、細節和角度,推動了文章向更深層次發展。
“但不管是回臺灣過年,還是接親友到大陸過年,有愛的地方就是家。”施建全期冀道,希望未來兩岸之間的融合能愈發深入,“兩岸一家親”的氛圍亦能像這年味一樣越來越濃。(完)每年春節期間,“回誰家過年”便成為異地結合夫妻的“終極辯題”,也是每年網絡上的討論熱點之一。
【評析】升華主題,巧妙結尾。俗話說,編筐窩簍,全在收口。在文章結尾,施建全對兩岸夫妻過年進行了概述,表達了“有愛的地方就是家”和“兩岸一家親”的觀點,有利于讀者更深入、更透徹地理解文章內容和主題,做到了“言有盡而意無窮”。
賞析
1.《兩岸夫妻“過年回誰家”?》為何獲得中國新聞獎二等獎?
2018年時逢改革開放40周年,面對這一重大歷史事件和新聞題材,多篇優秀作品都從較為宏大的角度回顧和展示了改革開放取得的成功經驗和輝煌成就。
此外,在通訊報道中有關脫貧主題的獲獎作品也不在少數。但是,這一篇文章另辟蹊徑,從不那么宏大的主題中脫穎而出,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傳播效果有目共睹。每年春節期間,“回誰家過年”成為異地結合夫妻的“終極辯題”,也是每年網絡上的討論熱點之一。
作者在該篇報道選擇三個臺商,圍繞同一個主題講述了兩岸夫妻選擇在大陸過年的三個小故事,折射出改革開放以來兩岸關系的發展變化,從百姓生活中挖掘新鮮題材,做到了小切口大主題,不失為一篇好的新聞作品。
1)有熱度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新聞作品能否出彩,關鍵在于記者對新聞資源的運用是否合時局和時機。時效性是新聞的第一要求,把握時機重在“快”。
從微觀層面看,過年回家是每個人都關心的問題,這篇文章在作為新春見聞刊登,在春節期間其本身就具備了一定的熱度和話題度。
宏觀層面上,兩岸的關系一直以來是人們所關心的話題,2018年時逢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文章的大背景正是改革開放以來兩岸關系的發展。文章所選題材相對其他報道而言具有一定的時宜性和新鮮感,能夠引起讀者的關注與興趣,抓住受眾的胃口。
2)有溫度
好故事描述世間百態,更體現著有溫度的新聞情懷。有溫度的新聞能夠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基本上其新聞事件與群眾利益息息相關。好的新聞要善于使用生動明了的語言說明深刻復雜的內容,語言表達要做到“內外兼修”,語言有了溫度,才能更容易感染讀者。
群眾語言來源于廣泛的社會生活,通俗易懂,形象貼切,朗朗上口,魯迅就曾主張:“從活人嘴上,采取有生命的詞兒,搬到紙上來。”
該篇文章在講述事件時最鮮明的特色就是大篇幅使用直接引語,通過當事人的語言將經歷講述給受眾,從而在情感上自然而然產生親近感,對新聞事實報道形成認同感。
全文共使用了七處直接引語講述三個人的故事,全篇以主人公自述的形式展開,將描寫變成了敘述,從不同層面講述兩岸夫妻“留守”大陸的原因,使報道變得可讀、可感、生動,富有人情味和生活氣息,讓讀者樂于接受,可謂“如聞其聲”、“如見其人”,讓報道變得更接地氣,讓報道鮮活起來。
3)有深度
記者在采寫“新春走基層”活動稿件時,具有極強的新聞敏感,能夠準確抓取“兩岸夫妻”群體,將“過年”這一平常生活細節與兩岸關系聯系起來深入挖掘,從不同的側面讓讀者了解到兩岸夫妻過年回家的變化與原因。
選取最佳角度,逐層深入,傳達出海峽兩岸交流的“常態化”和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逐漸強大的主題思想,做到了將時政題材故事化、溫情化,豐富了新聞的敘事路徑。
本文作者分別選取了較為典型的事例,并按照一定的邏輯結構進行編排,在銜接時,文章采用了過渡段的形式使文章前后呼應、整體貫通。
從臺商褚富宥為妻子留在大陸過年到臺商丁志成事業順利選擇和家人員工一起過年再到最后成為臺商施建全成為20年浙江紹興女婿留在大陸。
作者在新聞寫作過程中,并沒有僅僅停留在三位臺商決定在大陸過年的表面現象,而是通過這個現象一步步深入挖掘,進而引出臺商留在大陸過年的原因即隨著大陸的迅猛發展,無論是衣食住行還是互聯網發展,都比在臺灣生活還方便,并在文章末尾對全文的主題進行升華提出“有愛的地方就是家”和“兩岸一家親”的觀點。
2. 政治題材新聞報道如何出新出彩?
在關于政治話題的新聞報道中,許多新聞工作者為了保持政治上的正確和所謂的宏大敘事,往往通篇都是宏觀層面的成果展示,在報道里只見森林不見樹木。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關于政治題材的新聞報道總是千篇一律,枯燥無味,無法引起讀者的閱讀興趣。
隨著新聞競爭的日趨激烈,政治題材的新聞報道不能再墨守成規,需要積極創新、轉換視角,深入群眾生活中找尋社會線索,通過講故事的方式采寫出有分量、有價值、得民心的新聞報道,真正地做到軟硬兼施、吃透兩頭。
中國新聞網《兩岸夫妻“過年回誰家”?》這篇文章以兩岸關系為大背景,通過講述三個臺商留在大陸過年的小故事闡釋主題,做到了從大處著眼,小處著手,以小切口喚起受眾共同情感,實現了硬新聞的軟著陸,為新聞工作者在時政新聞采寫提供了寶貴的樣本。
1)挖掘線索“社會化”
《是如何講故事》一文中指出,“如果一個記者能夠雙方的底層去挖掘信息的話,他的信息將擁有一種強烈的市井特質,這是坐在辦公室里的人永遠也無法提供的。”報道讀者需要的新聞,尋找對讀者有價值的角度,才是一篇好的時政新聞的起點。
時政新聞中,政府的政策發布與百姓的利益密切相關,在報道新聞時不應當有高高在上的姿態,新聞記者不能拘泥于對政策的解讀,只關注政策本身條文的信息,還需要俯下身,到基層去,到百姓中去,做到耳聽六路、眼觀八方,從百姓生活中找尋有價值的新聞線索。越是基層,越靠近百姓,越了解民生,新聞的鮮活度就越高,關鍵就在于新聞記者有沒有新聞敏感,懂不懂得去挖掘,去探索新鮮的事物。
有的新聞報道對于政策沒有進行深入細致地解讀,寫出來的稿子官話十足,只見皮毛,不見血肉,結果并沒有消除受眾的疑惑。問題出在哪里?腳動了,頭腦沒有轉動,沒有足夠的新聞敏感,沒有比別人多留個心眼,不懂得見微知著和考慮讀者的需要,新聞媒體與百姓的關系被拉得越來越遠,這是一種新聞媒體缺乏服務心態的體現。
一篇時政新聞報道的采寫不一定要面面俱到,找準“小切口”同樣能夠達到異曲同工之妙,就像針灸一樣,只要找準地方,一下子就可深深扎進穴位,寫出有深度有銳度的文章。很多新聞所反映的事件雖非宏大事件,卻通過一些熱點、難點的解讀,使作品的立意得到提升。
因此,記者多聽多看多思考,留心處處皆新聞,讓受眾了解政治題材的新聞背后與自身生活之關聯,明晰應對政策變化的生活方式之改善,不僅在于傳達政策,更應是人民的服務向導。盯緊新熱點,挖掘百姓生活新事物,新聞記者要善于抓取獨特角度,以小見大,讓新聞事件在人們面前眼前一亮,從而實現以一當十的效果。
2)政治題材“故事化”
政治題材的故事化需以滿足受眾的合理需求為出發點。故事遠比道理更具說服力,于讀者而言,故事本身是銅,故事化的解讀才是金。說一千道一萬,不如拿出事實給讀者看。
魯迅曾說過:“開掘要深,選材要嚴。”新聞記者在選擇題材時,要注重選取有溫度、有關懷、有細節的故事,既要具備生動的情節,也要具有很強的新聞性,擁有能夠打動人心的力量。
新聞報道進行宏大敘事,往往是吃力不討好,形成不了良好的傳播效果。如何在浩如煙海的信息中選取合適的素材,這就需要記者具有敏銳的鑒別能力,有效地選取相對典型的故事突出新聞報道的主題。
對于政治題材的新聞而言,我們要學會用個體的“人”,去化解宏大的命題,通過將鮮活的人物和事實呈現給受眾,貼近受眾生活,從而提升內容的趣味性和可讀性。時政新聞講故事不是擺事實,講例子,不能對故事進行簡單羅列,需要將故事進行精心地編排,建構報道情節。
在新聞報道中,要注重將新聞事件“場景化”,任何事情都是發生在一定的場景中,講好故事需要再現場景,讓讀者如聞其聲,如見其人,產生身臨其境之感。而細節是魔鬼,可以讓你的文本變得生動有趣,真實可感,結構決定了文章的氣勢,細節則決定了文章的生動性和鮮活力。“新聞的生命力在于有說服力的細節”,只要善于運用有意義、有特色的新聞細節,政治題材的新聞往往能夠講出精彩的、具有吸引力的故事。
3)報道視角“平民化”
政治題材新聞的報道目的是向廣大受眾在傳達政策的基礎上,使其深刻意識到政策實施與自身生活存在的聯系,其新聞報道大都是以高高在上的視角進行敘事,但有時候以百姓的視角進行敘事,反而能夠取得出乎意料的效果。
一些新聞記者站在公眾的角度上,隱去了寫作者的人稱和身份,通過采用故事中人物的感知和觀察的內視角進行敘事,通過生活實例,以樸實的語言,將時政報道落實到具體人物上、事實上,讓內容有溫度、接地氣,從而更有說服力。
語言是體現當事人情感與態度的重要表現方式,在文章當中加入當事人的直接引語時,可以讓讀者產生身臨其境之感,拉近讀者與報道主題的距離,改變了傳統時政報道嚴肅、刻板的風格,增強了新聞報道的親和力,讓讀者愿意讀、想要讀,擴大新聞報道的影響范圍。
西方新聞作品中講究引語的使用,對直接引語的使用也最為重視,直接引語在增強真實性和可信度的同時,也直接地改變了文章的行文結構,使文章行文富于變化。法國作家蒙田曾說過:“我引用別人是為了更好地表達自己。
”記者在選取直接引語時暗含著一定的價值觀,進一步宣傳了政策,為主題服務。在“講故事”的新聞報道中,直接引語往往包含著大量的新聞信息,有利于推動情節的發展,讓故事更加具有情節性、趣味性、沖突性和人情味。
記者在新聞寫作過程中,通過直接引語、間接引語和背景材料的有機組合,能夠更加全面客觀地呈現出時政新聞的重要性,從而增強報道的力度和深度。但需要注意的是直接引語在新聞報道的過程中應當少而精,要選取恰當的直接引語為主題服務。
總的來說,記者要先做讀者,再做記者,不僅要讀懂國家方針政策的發展變化,還要讀“生活”,俯下身子,站在百姓的立場上報道新聞,增強新聞敏感,捕捉時代發展變化,講百姓的故事,講好中國故事。
(聲明:本文為南方傳媒書院“中國新聞獎獲獎作品點評專項研究課題組” 陳宇麗、陳安慶獨家稿件,謝絕、嚴禁轉載!)

文章鏈接:http://www.742180.tw//jx/208056.html

文章標題:中國新聞獎評析:《兩岸夫妻“過年回誰家”?》

熱門文章
体彩p5360彩票网十大专家杀号大